无忧ope电竞app网_ope电竞app预测_ope电竞app机经_ope电竞app考试_ope电竞app资料下载_ope电竞app名师_2018年ope电竞app考试时间

  • 英国新闻
  • 院校快讯
  • 热门专业
  • 奖学金
  • 英国留学
  • 英国签证
  • 留学申请
  • 英国交通
  • 英国工作
  • 英国生活
  • 英国乘机
  • 移民英国
  • 行前准备
  • 英国护照
  • 澳洲新闻
  • 联邦新闻
  • 维州新闻
  • 新州新闻
  • 昆州新闻
  • 房产新闻
  • 澳洲财经
  • 澳洲留学
  • 澳洲移民
  • 澳洲签证
  • 热门专业
  • 澳洲大学
  • 奖学金
  • 澳洲工作
  • 澳洲教育
  • 澳洲体检
  • 行前准备
  • 澳洲生活
  • 澳洲旅游
  • 加拿大新闻
  • 加西新闻
  • 加东新闻
  • 加拿大留学
  • 加拿大签证
  • 加拿大大学
  • 亲子
  • 加拿大创业
  • 加拿大财经
  • 加拿大美食
  • 两性写真
  • 加拿大理财
  • 加拿大购物
  • 养生与健康
  • 加拿大教育
  • 移民加拿大
  • 加拿大房产
  • 加国生活
  • 加国工作
  • 汽车与交通
  • 加拿大旅游
  • 加拿大婚恋
  • 美国新闻
  • 留学美国
  • 申请指南
  • 奖学金
  • 热门专业
  • 美国工作
  • 文书写作
  • 行前准备
  • 美国签证
  • 移民美国
  • 美国经济
  • 美国生活
  • 托福动态
  • 托福听力
  • 托福阅读
  • 托福写作
  • 托福口语
  • 托福词汇
  • 托福语法
  • 托福预测
  • 托福真题
  • 模拟试题
  • 名师点津
  • 托福范文
  • GRE动态
  • 经验总结
  • GRE真题
  • 模拟试题
  • GRE名师
  • GRE数学
  • GRE写作
  • GRE词汇
  • GRE阅读
  • GRE填空
  • GRE知识
  • SAT动态
  • 综合指导
  • SAT数学
  • SAT语法
  • SAT阅读
  • SAT写作
  • SAT改错
  • SAT化学
  • SAT物理
  • SAT真题
  • 模拟试题
  • 名师经验
  • 考生经验
  • SAT II
  • 介绍与动态
  • ACT数学
  • ACT阅读
  • ACT科学
  • ACT写作
  • ACT英语
  • 备考与经验
  • 英语学习
  • 托福考试
  • SAT考试
  • GRE考试
  • 新概念考试
  • 英语语法
  • 英文小说
  • 法国政府公布高校教育改革新政 民众褒贬不一


    【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潘亮 董铭】法国近年来大学生人数迅速增加,但师资力量却跟不上。据法新社10月30日报道,为了更好地配置教育资源,法国政府当天公布大学教育改革方案,对学生填报志愿、高校招生和专业设置等制度进行大规模调整。改革方案被公布后,虽然得到很多民众的认可,但也引起了很多不满。

    法国政府公布高校教育改革新政 民众褒贬不一

    报道称,多年来,法国公立大学为追求“公平”的教育理念,严禁用分数来筛选报考学生,在通过高中会考后,法国高中生都有资格进入大学。如果遇到热门院校专业的招生名额不足时,学生只能靠抽签来决定是否能够就读该专业。此次改革后,如果大学认为申请人不符合某专业的录取条件,可以要求学生参加该专业开设的预备班,或者在进入专业的第一年进行课后补习。改革后,高中生在填报志愿时,会得到大学生志愿者和老师的指导,帮助他们了解想报专业的内容和大学的运作机制。

    此前,法国高中生可填报24个志愿,现在这个数字减少为10个。改革后,法国大学生的学习进度也更加灵活,允许他们按照不同的节奏学习,甚至是短暂休学后再拿学分,这些都有大学指定的辅导老师来给学生量身定做。

    法国很多师生对此次改革表示欢迎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了图卢兹数所大学的多名教师,其中大部分表示,改革能够帮助学校“因材施教”,减少资源浪费。目前的录取制度下,相当一部分被录取学生没有达到所学专业应有的录取标准,他们被录取后的结果就是复读或者换专业。这不但加重了大学和老师的负担,还白白浪费学生一年时间。还有很多高中毕业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学什么,他们只是抱着“先给自己在大学里找到一个位置”的目的进入高校,但公立大学每年为每个学生平均花费7000欧元(约合人民币5.4万元),这种做法完全是浪费资源。此外,一些文科生在进入大学后,竟然申请学习理工科专业,没有基础的专业知识让许多大学老师很无奈。

    与此同时,一些民众和媒体也对政府的此次改革提出疑问。社会党议员阿蒙认为,改革损害了学生自由接受教育的权利,增加了不平等因素。也有专家指出,所谓课后补习的方式往往是在线远程教育,其效果难以保证。《费加罗报》也对此次改革所能达到的效果表示质疑,“政府常常是说一半,做一半,最后大部分学生还是蜂拥到热门专业,而安排那些辅导老师纯粹是在浪费人力和财力。”